• 王君语文教育生态论

              

    王君语文教育生态论


                        ——2015年特级教师王君博客读思


    王君的语文最初是一道明净的溪流,从巴山蜀水发端,沿着条叫青春的河道,天光云影共徘徊着,自然而然地流淌着喧哗着,向前,向前,向前。到后来,溪流召云雨,化冰雪,聚洪暴,纳百川,一路冲撞,九曲连环,形成一条雄壮的奔腾咆哮的大江。再后来,江入大荒流,这条青春语文的大江,没入一个叫圆明书院的地域,浇灌涵养这块叫圆明书院的湿地,并在这里形成气候效应。


    王君的语文教育用通俗的眼光习惯地看也很常规,平平常常的备课上课批改作业,教中思思中研也无怪乎阅读教学之文本解读、教学设计、写作教学外加语文活动等几个板块。这些我们语文老师大都在做。


    王君语文教育的独特在于——身份上——她做语文老师又兼班主任。这一点很多语文老师也都在做,但没有王君做得纯粹、沉潜与极致:在王君这里,班级的建设和语文教学,两者水乳交融,浑然天成。王君的语文教学工具性尤强,表现在语文教学隶属于班级建设、为班级建设服务;王君的语文教学的人文性尤强,表现在班级建设为语文教学张本,作为用之不竭的源头活水,赋语文教学以灵魂,不断丰富语文教学的角度、形式和内容,成全着语文教学。王君书人树人,班级管理是一撇,语文教学是一捺。语文老师又兼班主任有优势,用语文学科整饬班级,得天独厚,风生水起。我们做班主任的语文老师虽有同感,但都行百里者半九十、半七十六十……没做到这个份上。像鲁迅“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王君教语文做班主任,一样任性,关起门来一片天,我行我素我包间。王君与其他语文教育名家又有区别:不做官,做班主任,做学科老师,来自一线,非常接地气。这大约纳衣接钵承传的是孔丘他老人家的正宗做法;可以想见,孔子办教育始,班主任和语文教师一肩挑的,没得了这两样,求其次最少一样,否则即使你位尊部长、著作等身,也不过教辅人员。


    王君的语文教育生态的形成应当是一个偶然,讲究机缘巧合。激情与创新是青春语文的原始股,折腾是这支股票的操盘手。有激情,追创新,敢折腾,这支股票在王君手里才大赚特赚。王君是语文教师中少数能折腾的的人之一。她从高中折腾到小学,从渝州折腾到京都,现在落户并扎根于一个叫圆明书院的八亩地。假如王君一直固守高中或初中,王君一定会保持自己的清醒良知,和很多语文老师一样,一边应试,一边对抗应试;假若王君一直盘根巴渝,必然已经根深叶茂,花团锦簇,却与今天自由自在自适自性的圆明书院自主失之交臂。而我以为,王君在选择圆明书院小六年级语文的同时,中国的语文教育也在选择王君。此结果,是双向选择的结果;此结果,是王君的荣幸,也是中国语文教育历史的荣幸。


    在我看来,王君的语文教育,以圆明书院为重要节点,分为两个阶段,前圆明书院阶段,与圆明书院阶段。前一阶段长一些近三个十年吧,后面只有两年。这是一个大准备,大铺垫,极其充分的量的积累。前三十年为后两年准备铺垫,量变与质变的关系。前圆明书院阶段,王君的语文教育,叫教学,是我们按步就班所认识理解的;圆明书院阶段,王君语文教育已超越一般意义上的探索实践,叫生态一一教育生态一一我们所陌生与新鲜的。


    限于文字水平,下面请允许我用点击关键词的形式试图勾勒王君语文教育生态大致面貌。


    地域。“校长说,清华园对门,圆明园旁边,我们有一个小院子。你们年级搬出去,建一个圆明书院如何?我有点儿晕。那个小院子,我是知道的。”(《圆明书院心圆明(2):在万丈红尘中,建一个圆明书院》)。这是王君语文教育生态的地界,生态赖以建筑的基本物质条件;三傻大闹宝莱坞,王君重建圆明院。


    独立。“这个学期,算是第一次尝到了所谓“管理”的滋味。虽然,我只是个小小的年级组长。但今年,情况有些特殊。因为校区相对独立,管理也就相对独立。校区还在建设过程当中,各种条件不够完善。(《圆明书院心圆明(1):我们走在大路上》)。这相对的独立,是王君语文教育生态的排它性,生态赖以建筑的标志条件。


    生命。“经过了坚持不懈的努力,又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选拔,160名同学终于圆了自己的梦,走进了清华附中创新班。”(《清华附中圆明书院史记(12):生存体验一元钱,赚钱不易打工难》)。“老师们也笑了。我百感交集地看着我的小小团队,这一年将和我一起奋斗一起生活的朋友们。他们的学历和才华,都是我需仰视才见的。北大的博士,北大的研究生,香港科大的研究生,北京的学科带头人……”(《圆明书院心圆明(2):在万丈红尘中,建一个圆明书院》)。“我敬佩着我的家长朋友们,特别是北京的家长,你们自身普遍拥有高学历,有着较高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为了孩子,你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观察学校和观察老师,稍微有不符合你们的想象和要求的地方,就迫不及待地提出来,希望老师纠正自己的教学行为,和你们的想法合拍。”(《班主任工作闲聊(22):亲爱的家长,老师也需要爱,需要信任和尊重》)。“我觉得应该改变一下才好。哪怕只改变其中一个。我选择了一个头发总是特别乱的保安,模样看起来有点儿像我们四川人的样子,面善。我没来由地觉得这个小保安会比较好“攻克”些。”(《修炼一颗好的心(129):把一棵草笑开花》)。人,圆明书院的每一个学生、教师、家长,以及一切教辅人员,均是圆明书院的一分子,王君语文教育生态的主体,教育生态中生机盎然、最具活力的部分。圆明书院是一座庄园,自然还活跃有其它自然本色的生命——花草树木、鸟虫鱼蛙吧,我未临其境,不得而知,只能靠想见: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生长。着重说。


    生长,擎举着责任,忍受着阵痛。


    “我们不仅要教知识,更要教能力,教思想,教情怀。学校教育,绝不是一个个知识点的集合。希望你们不要用要求培训机构的要求来要求我们。教育一旦陷入急功近利的泥潭,学校,便成为了工厂。现在工厂式的学校已经很多了。但用流水线来生产标准产品的工厂式学校不是清华的追求……组织丰富多彩的课外学习,清华更必须有这样的担当:担当学生的安全职责,担当成倍增长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压力……为了孩子,我们愿意担当愿意付出。”(《班主任工作闲聊(22):亲爱的家长,老师也需要爱,需要信任和尊重》)。 “这个正在建设中的小小校区,每一块砖,每一扇门,每一张纸,每一盒饭,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瞬间,全部,和我有关。”“这于我简直是件无比痛苦的事。我的生活顿时全乱了套。总务、后勤、电教、体育、卫生、医务、教务、德育、外联……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圆明书院心圆明(1):我们走在大路上》)。“我现在渐渐知道了:你有时得站在几个班主任的最前头。但更多的时候,你得站在几个班主任的后面。年级管理的工作,就是一个策划精彩推动精彩的工作。但精彩,不是你的。你的位置,在后台,在幕后。一个好的年级,要培养出好的班主任,要成全班主任。班主任的成就,就是你的成就。”(圆明书院心圆明(4):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生长,滋长着怜悯的大胸怀,顺应人性,顺应人道和天道。“那一刻,我下定决心了,我做了一个大主张:圆明书院推迟十分钟打考勤——圆明书院的老师,早上推迟十分钟上班,圆明书院的孩子,推迟十分钟晨读。”(圆明书院心圆明(7):让孩子们多睡600秒)。


    生长,享受着生命的快意与愉悦。“这个学期的目标就是:变着法子地玩儿。怎么好玩儿怎么玩儿。新学期圆明书院第一次家校沟通会,跟大家聊我们的玩法:教材怎么玩儿,教法怎么玩儿,阳光思维方式怎么玩儿,阳光生活方式怎么玩儿……家长们看来都贪玩儿,纷纷举双手双脚同意。最有意思的是佳爸爸,立马现场就又贡献了不少新玩法,并且愿意提供资源保障。于是,群情欢乐。一帮大孩子,在小孩子还没有开学的时候,就自己先玩上了。”(修炼一颗好的心(111):新学期,怎么好玩怎么玩(上)。


    生长,亭立在天地生活中,餐风饮雨,沐浴自然阳光,取暖人类智慧,汲取一切茁壮生命的元素。“琢磨着这学期的第一堂课要从一部经典电影开始。选哪部?没有什么犹豫就定了《三傻大闹宝莱坞》。在我所看的电影中,没有哪一部能比《三傻》更适合给孩子看:故事好!思想好!艺术好!属于求之不得的‘三好影片’。校园生活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人物塑造巨星表演可圈可点。紧扣现实反思教育问题生命问题绝对深刻。电影表达手段丰富多样频频出彩……我想,这样的影片,值得和学生一起慢慢看。一边看,一边聊。无论是艺术,还是思想,可聊之处,都太多了。经典电影,永远是语文综合性学习求之不得的材料啊!”(《听王君聊课(101):《三傻大闹宝莱坞》课堂教学实录(1)》)。


    生长,展现着生命的活跃与强盛。“一起欢呼,开学啦!开学啦!这学期,圆明书院要带着孩子们更快乐地学习,更智慧地成长。我们要更加热爱生活,更能够超越自我,思维方式要更健康,身体要更强健,学习要更富有创造力,动手能力要更强……228日早8点,圆明书院首期义工招聘即将张榜,请同学们关注各班微信,欢迎勇敢者智慧者揭榜。本学期,你的每一次义工挑战,我们都将记录。期末,我们将评选书院的各路成长英雄……各类招聘,将陆续开展,请同学们拭目以待。”(《修炼一颗好的心(120):在自己的身上克服时代——写在开学第一天》)。


    生长,灿烂着生命智慧的辉光,创造亘古之前所未有。“微信还有一分钟语音播报功能,于是,我灵机一动,建立了班级“每日八点钟新闻播报”政策。每天晚上八点钟,由三名孩子(一名班委和两名同学)各进行一分钟微播报,全面总结介绍班级的各种情况。邀请家长定时聆听,鼓励家长评论。点子虽小,但很快激活了一池春水,家校的藩篱推倒了,班级建设的死棋活了……这里边很多因素,暗合了现代管理的理念。尊重家长,理解家长的欲求,满足家长的参与愿望,让民主和开放真正落实到管理中去。做教育,说简单点儿其实就是经营你和学生的关系,经营你和家长的关系。所有的美,都发生在关系之中。每日微播报,让家校关系的种子有了健康的土壤,只要我们精心呵护,着力培养,智慧引导,这种子,就萌芽了,就健健康康长起来了……大半学期过去了,各班的微播报已经成为了各班的班级名片了。在各位班主任和孩子们的努力下,年级的播报不断升级:播报媒介从语音播报,到图片播报,游戏播报,现在已经是华丽的视频播报了。孩子们个个像新闻联播主持人,不,比新闻联播主持人自由潇洒多了。他们在校园中随意取景,自由言说,多么快乐潇洒。播报形式呢,从最开初的单人播报,到双人播报,多人播报,相声式播报,双语播报,歌曲播报,真是蔚为大观,精彩不断,创意不断。创新班的创新的春天,就是从微播报开始的……期中考试我命题,微播报,就进入了考题。5分钟微作文,考的就是创作播报稿。”


         生长,表达着大道至简,让写作复归于生命的律动,成为生命拔节时的自然声响,成为生命绽放时的素面容颜,成为芸芸众生之“生”,成为寻常步态之“态”。“我教作文,得到了一些认可。我这样评价自己:与其说我在教孩子们写作文,不如说我在努力为孩子们建设一种理想的写作生态。在这个生态环境里,写作,不是作业,不是任务,起码,不仅仅是作业和任务。在这里诞生的文字,像一棵棵树,每一棵都有自己的根,都能开自己的花,都可以结自己的果。这些树,共同组成了一个大花园子。在这里,有人在奔跑,有人在散步,有人在野炊,有人在吟诗,有人在歌唱,有人在酣睡……总之,这里的每一个生命都是自由的,舒展的。写作,就是这些生命自然的生长和绽放。班级史记的写作,便是再这个大花园子里开展的一个游戏……给班级修史,神圣写作的庄严感出来了,名垂千古的开放感出来了,持之以恒的时间感出来了,大气磅礴的阅读感出来了……顿时,一项普通的写作任务,摇身一变为班级的写作事业,高端大气上档次,有名有份有资历……这样的写作,首先是班级管理的需要,其次才是写作的需要。首先是生活的需要,然后才是语文的需要。不为写作教写作,这永远是写作教学取得成功的秘诀。”


    风光的生长,自性的生长,茂密的生长。每一刻生长都楚楚动人,每一处生长都风光旎丽,每一个生长都风姿绰约……不胜列举,挂一漏万,以偏概全,以点带面……以简驭繁。


    德国诗人荷尔格林说:生命充满劳渍,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在京城一隅,一个相对独立相对隔离的空间,一个应试相对不严苛的阶段,一个叫王君的独特的生命,她身边所有的生命(包括所有教师、校服人员、学生、家长等),像“小草偷偷地从土地里钻出来”,不仅仅“嫩嫩的,绿绿的”而已经勃发着放纵着恣意着生命的姿势 ,自由葳蕤地生长。这是中国当代教育的一小块绿洲呵,它承载真正的生命生长的姿态,向生命本性教育本质迈进了一小步。对王君们来说,是一小步;对中国语文教育的历史来说,可能是一大步,中国语文教育凭藉一条叫青春的语文的江流,融入诗意教育的大格调,大姿式。我愿我用蹩脚的文字,记录我昙花一现的灵感,不让它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中。


    昔者圣人语云:“大道之行也……是谓大同。”我想,我的以上文字,无法精粹,却都是句中省略号所替代的,在价值意义上可以等量代换。而这个句子,在我心中其实是这样写的:“大道之行也……是谓大学。”


    时值今日,在雾霾深重的中国教育大环境里,遥望一片叫圆明书院的绿洲的明亮光鲜温暖的存在多么叫人心动。希望此片语文教育生态被中国教育和一切有识之士保护,向四周蔓延开去。


       


        后记:这篇文章先投稿一家杂志,嫌章长文糙,须提取舍炼精粹之。我却以为意思还未说通写透,并割舍困难之极,所以无法精粹,作罢。又:这篇文章写于王君老师博文《青春语文: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发布之前,读过《青春语文: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后,我知道了未达通透的所在,我是世俗的观光者,看见的生态是美好的外象;王老师《青春语文: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文所述,是精致的内核,是生态所以成为生态,她是生态里的园丁和哲人。《青春语文: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中“见自我”“见天地”板块可视为拙文“生长”板块的注解,“见众生”板块——可视为生态产生的良好效益,是吾文末企未及的一片绮景,给我文以补充……总之,我文未写通透的地方,刚好可以在《青春语文: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中读到,多读几遍,于是我的为文之憾也就减轻为零了。


     


     


    参考文献


    [1]  王君.一位青年教师的专业成长之路[M]. 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14


    [2]  王君.听王君讲经典名篇.[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


    [3]  王君.听王君讲经典名篇.[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


    [4]  王君. 王君的新浪博客[EB/OL] .http://blog.sina.com.cn/u/2041562123


     


     


    :


             青春语文:见自我,见天地,见众生


                      /王君


              《语文学习》2015年第11


                      见自我 


        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做成了语文教师。 


        中学时代,我是一只丑小鸭。我一直怀疑自己智商偏低,否则为什么数学物理学得一塌糊涂,外语也不好。第一次高考,全班三分之二的同学都被各类学校录走了,我走不了,只能灰溜溜地复读。复读了一年,数学考分比第一年还低,还好上了师专线。但这师专线一上,我的好运就开始了。我欢天喜地地填志愿,不像其他同学那样纠结——不喜欢师范,但只能上师范。我刚好只钟情于师范院校,只钟情于师范院校的中文系。做一名语文教师是我的理想。


        我的理想在上小学之前就清清楚楚了——儿时玩得最多的游戏,就是把一条街上的小孩子集中起来,坐在小板凳上扮学生,我扮老师,拿着根筷子当教鞭,装模作样头头是道地给他们“讲课”。 


        如愿以偿进了中文系后,我这只从来靠边站的丑小鸭,开始发育,开始成长。 


        我读的是当地录分最低的教育学院,但我是以读高四的精神读完这两年的。在这里,我从学渣,成了学霸。


        毕业分配,我有留校的实力,但因为各种原因,没能留下来。但我一点儿都不在乎:留下来,在中文系办公室打杂,不如回中学去教语文呢。


        回老家,遇到了专科生必须下乡的新政策。于是被分配到了乡下,但我并不失落。我一站在讲台上就忘我,我觉得哪里的讲台都是我的大舞台,哪里的教室都是我的大城市。于是,才工作两个月我就承担了国家教委到农村调研的公开课,为上级领导的一句“小姑娘,上得不错,前途无量”而欣喜若狂。从此,我见了教研员就兴致勃勃地自我推荐,希望他们能去我的教室听我的语文课。


         率真和执着像一把钥匙,被我这个一张娃娃脸的乡村女教师握在手中,神奇地打开了一道又一道前进之门。我23 岁就获得了重庆市优质课大赛的第一名。25 岁就走上了全国课堂教学大赛的讲台。在赛课的战场上,我算得上出生入死,身经百战。我并不是常胜将军,既经历了一战成名的轰轰烈烈,也品尝过因为滑铁卢而靠边站的寂寞。我由此悟出“要敢于死在公开课中,才能活在家常课中”的道理。讲台,是锻炼我的大熔炉,我在里边被锤炼被锻打,我的羽翼开始丰满,筋骨开始强健。


         在这个阶段,重庆本土的语文教育专家黎见明老先生的导读理论、文兰森先生的导创理论给了我很多滋养。而把创新教育做到全国平台上的龚春燕先生,对我的成长更是起到了提携引领作用。


         我的课堂教学,赢得了很多赞誉。


         然后我开始大量地读书和写作。那对于我是水到渠成、天经地义的一件事。我的写作,是从写课开始的。记录课堂,反思课堂,创造课堂,进而思考和课堂有关的一切。我惊奇地发现凡事只要和课堂勾连,我就灵感爆棚快意无比。我的写作从来热气腾腾,我的文字从来饱满丰盈。我乐此不疲,如痴如醉。我的“小女人”小文章,在网络上居然获得了惊人的点击量。喜欢我的文字的人,喜欢我的人越来越多。我发表的文章多得我不再为发表文章而写文章,出版的专著也多到了我要命令自己放慢速度。我惊奇地发现,语文教师这个职业,居然帮助我实现了一个遥不可及的“作家梦”。


         我就左手拿着我的课,右手拿着我的文章,从乡下闯进了县城,闯进了主城区,闯进了北京,闯进了青少年时代想都不敢想的人大、清华。


        我成了一个很有故事的人。


         在别人看来,我这个小女娃子的经历够曲折够丰富,甚至称得上波澜壮阔。人人都说我有奋斗精神,有开拓精神,但是于我自己,一切依旧云淡风轻。因为我知道,这一切的发生,不过是自然而然。我所有的幸运都在于:


         我的职业就是我的理想。我的岗位就是我的兴趣。我正在做的,就是我最想做的。我因此而兴致勃勃地做下去,再难再苦也没有停下来。我只是在用最初的心做永远的事,我因此而发现了自我,成就了自我。我的职业成长和生命成长,天人合一。


                           见天地


         除了爱语文,我还有一个爱好——做班主任。


         我去了很多地方,经历了很多学校,面对每一个新校长,我都要求:不要让我干别的,就请让我教语文和做班主任吧!


         我有自己的小算盘:做班主任,就能够大大方方地把所有班级建设的事务全部变为语文活动;教语文,就能够名正言顺地让自己的班级活动全部和语文结缘。


         我是小户人家的小女孩子,我是小地方的乡村女教师,但我是重庆姑娘,我对高山、对大河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和领悟。私自下河游泳,是我少年时代乐此不疲的冒险。我以为,如果语文仅仅是语文,讲台仅仅是讲台,上课仅仅是上课,课本仅仅是课本,那将会很不好玩。


         我渴望好玩。


         我想,得把书教到山里去,教到水里去,教到花里去,教到草里去……天才是最大的黑板;地,才是最好的讲台;天地,才是最好的课堂。


         于是我成了最胆大包天的班主任:我是长跑爱好者,从农村开始,我就挥赶着学生跟我一起长跑。没有操场就跑川黔公路,有了操场也跑城市的大街小巷。不仅风雨无阻地跑,而且专挑风雨天跑。我陪跑陪练陪赛,“野蛮其体魄,丰盈其精神”。我说,一个班级有“体力长征”还远远不够,还得有“脑力长征”“文化长征”“公民长征”“‘爱情’长征”……同事们说我不仅是钻研教材设计课堂的点子库,更是班级活动策划的CEO;学生说我有无穷无尽的灵感和永不枯竭的激情。在我的班级中,学习,从来都是生活的衍生。


         对,生活,就是这个词语。我觉得,我教育生涯全部的意义,就是在理解这个词语和重新诠释这个词语。


         语文,就该是写给生活的情书;语文,就该是流向生活的河流。


         班主任工作仅仅是我承载生活的一个媒介,我借这个媒介,让语文有了实体有了呼吸。我的班主任工作和语文教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乳交融,相得益彰。我的课程,从来不仅仅是教材课程,而天然是生命课程。


         我觉得自己从来不仅仅是在教语文,而是在教生活,教人如何活在更好的生活中,如何在更好的生活中发现自我,成长自我。


         我的课堂,因此而格局越来越大。


         我的语文,因此而呈现出鲜明的特色。


        同行都说,我教语文,把自己越教越年轻;我做班主任,让自己越做越轻灵。那燃烧着生活激情的语文让我觉得心灵的天地无比阔大,我内心世界有一种美妙且崇高的东西在冉冉升起。对语文、对教育,我突然有了专属于自己的感动。


         2005 年,当我第一次成为全国中语会会刊《语文教学通讯》的封面人物时,我有了自己的语文表达——青春之语文!


         这是一个女教师的语文直觉和语文呼唤。


        我的语文,不再是一个学科,不再是一门工具,而是一个明媚的女子带领一群明媚的孩子享受青春、建设青春的成长方式。我们将共建一种激情洋溢的语文生活,在这样的生活中,老师和学生,永远都在青春期。


        我说:青春语文,首先是一种活法,然后才是一种教法。


        所谓青春语文,其本质就是提倡通过激活汉语言本身的生命力等手段使语文教学过程保持青春状态,进而为教师和学生创造、保持、享受整个人生的青春状态做准备。


         从此,我眼前的语文追求明晰起来。天蓝海阔,长风浩荡,经语文而见天地,我的语文生命,从此进入了新的境界。


                     见众生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主要是自己跟自己玩儿,至多,跟学生一起玩儿,跟家长一起玩儿。我很活泼,但事实上我并不善于也不喜欢交际。我一直活在自己为自己建造的那个青春语文的世界中。


         我以为,我带这个班,我能影响这个班的孩子、这个班的家长就够了。我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我不张狂,我有永远是一名乡村女教师的与生俱来的谦卑。


         但是我慢慢发现,我有了越来越多的朋友。这些朋友,从我的课里,从我的讲座里,从我的文字里,从我的言谈里……冒出来,生长出来,像鲜花一样开放在我的周围。这些花儿,急切地告诉我:因为我,所以他们在成长。


         他们写给我一封一封比情书还炽热的信——


         他们告诉我:昭君姐姐,我参加比赛,从区里一直赛到全国,一路都是用的你的课例作参考。


         他们告诉我:昭君姐姐,我追你的博客,从“写吧”追到“教育在线”再追到“新浪”,十年了,一篇未落下。你对我的影响,不仅是教学,更是在做人上。


         他们告诉我:昭君姐姐,我的电脑中保存着你太多的文字,摘录剪切粘贴,真心想做的,是把你的精气神复制过来。


         ……


         昭君,本来是学生对我的昵称,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成了大江南北那么多年轻教师共同的昭君姐姐。


         那些沸腾的爱让我一度很惶恐。我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好,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力量。事实上,我一直只是在埋头耕耘自己的土地罢了。我的影响力从何而来?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来消化这些爱,理解这些爱,接受这些爱。在这个过程中,我惊讶地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之间自己已经人到中年,灵魂没有白发,但头上,白发已经开始悄悄生长。


         我懂了:你觉得自己还很青春,但你已经必须承担起引领青春的责任。


         就像当初你遇到钱梦龙老师,遇到余映潮老师,遇到程翔老师……你的那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醍醐灌顶。


          我也懂了:上天赐予你与众不同的经历和体验,也就是赋予了你责任和义务,让你去帮助更多的年轻教师像你一样拥有青春的教育年华。


         我更懂了:一个人的价值,不仅仅在于自己活得多么好,还在于对周围人的影响和帮助。


         我渐渐明白,承认自己在某些方面的优秀也是一种勇敢。努力把这优秀变成为帮助他人的能量,这是更大的修行,亦是更深的历练。


         我继续讲课,不再为获奖,不再为荣誉,而是为讲课本身的快乐和经由课堂传递给这个世界更多的正能量。


         我继续写作,不再为发表,不再为出版,因为我知道在自我叩问与自我完善的过程中也解决了不少兄弟姊妹的困惑。


         我察觉到了自己的进步:我不再为某个省市单独为我举行教育教学研讨会而沾沾自喜,不再为成为“首届中语十大学术领军人物”中最年轻的一位而踌躇满志,我明晓自己的缺陷和长处,面对外在的质疑褒贬也渐能沉稳和笃定……


         到今天,民间有了自发建立的研究青春语文的草根团队,越来越多的老师在青春语文思想的感召下走到一起。2014 年,我的先生尹东在网络上建立了语文公众号“语文湿地”,湿地从一个人的死磕硬扛变成一群人的孜孜不倦。我从一个人的自生长,走向了带领一群人走向共生长。


         老师们说:


         我对青春的理解,影响了一大批人的青春。


         我一个人的行走,激发了一大群人的行动。


         我当年上路的时候,绝没有想到有这样的美好,这样的热烈。


        我说,我和语文,互相成全;我和青春,互相诠释。


         我是语文最宠爱的孩子。


        我因由语文而懂得了鲁迅的话:


         无穷的人们,无尽的远方,都和我有关。


        我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一个奇妙的过程:经语文而见天地,见自我,终至于见众生。 

    时间:2016-01-30  热度:76℃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