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湖心亭看雪》的敷衍误读

    对《湖心亭看雪》的敷衍误读


    读过张宏老师中华语文网《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王君六年两读<湖心亭看雪>,读懂了吗?》一文,颇受教益,点燃思考。想到鲁迅说《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张潮在《幽梦影》中之说辞:“少年读诗如隙中窥月,中年读诗如庭中望月,老年读诗如台上观月”。关于文学欣赏一句至理名言是“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话或许还可以丰富一下:一个读者一千个日子也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陶公说:“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懂不懂的,交由时间老人评判,关键在于当下:我读故我在。


    《湖心亭看雪》当真是百读不厌。


    文本如是写——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挐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课下如是注释——


    本文选自《陶庵梦忆》。张岱(1597-1679),字宗子,又字石公,号陶庵,又号蝶庵居士,明末清初山阴(浙江绍兴)人。寓居杭州。出身仕宦世家,少时为富贵公子,爱繁华,好山水,晓音乐、戏曲,明亡后不仕,入山著书以终。著有《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等。


    我作如是敷衍误读——


    1、“崇祯五年”。张岱由亡明入清,写及此文时,仍采用明朝崇祯的年号,意义昭然若揭:表达作者的故国之思,故君之忠。


    2、“独”。在张岱眼里,为其撑船的舟子等凡夫俗子人不是他的知音,不能理解他孤标傲世的情怀。是世人皆醉吾独醒独钓寒江雪的孤独;是遗世独立的高洁情怀和不随流俗的生活方式。


    3、“看雪”。“雪”是干净、纯洁,冰清玉洁与冷峻。“雪”即我,我即雪。“看雪”,即看我,看我芬芳气节,看我独钓寒江雪,看我“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4、“更有此人”。语言俭省含蓄,借用。一石二鸟,何尝不是张岱的心语,遇见知音的惊喜藏在张岱心里。


    5、“同饮”“强饮”。“同饮”是“同志”之饮,“同是天涯沦落人” 之饮,虽不胜酒力,理当饮之义当强之。


    6、“别”。与知己分别。海内存知己。相见时难别亦难。


    7金陵人,客此。隐去姓名,或有目的;点明祖籍,或为含蓄。明太祖朱元璋定都金陵。


    8。同上条4 语言俭省含蓄,借用。一石二鸟,舟子喃喃,以三人为痴,亦何尝不是张岱的心语。


    9、“梦”。把课下注释去粗存精,选出这样几个短语组在一起玩味,它们是:明末清初、明亡后不仕、仕宦世家、陶庵梦忆、西湖梦寻。再将将其由易到难层次化,分两步走——第一个层次:明末清初、明亡后不仕、仕宦世家;第二个层次:陶庵梦忆、西湖梦寻。“梦”即梦回明朝、梦回富贵、梦回仕宦,是对故国之思、故园之思和故君之思……

    时间:2015-12-18  热度:300℃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